<span id="kfpqc"><pre id="kfpqc"></pre></span>
  1. <button id="kfpqc"></button>

    <th id="kfpqc"><pre id="kfpqc"></pre></th>
    <nav id="kfpqc"><center id="kfpqc"><video id="kfpqc"></video></center></nav>
      1. 站內搜索

        黃帝文化與黃河文明

        發布時間:2021-05-25 16:01:02 | 來源:經濟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李培剛

        黃河是我們的母親河,是中華民族文明的源頭之河,她與我們一道經歷昔日的苦難,更經歷了苦難中的抗爭。黃河,有數不清的歷史和現實的故事。

        讓我們一起,走近黃河……

        站在黃河入???,浮想聯翩。

        回顧黃河的幾個大拐彎,一條蒼龍的形象清晰地浮現在眼前。站在某一個點上看黃河,看到的也許是局部的精彩;騰飛起來,環顧左右,方可看到它的全部精華??吹酶嫘?,才能避免“瞎子摸象”,目力也不會陷入“虛無”的泥沼里去。認知中華民族上古部落聯盟的圖騰標識,尋找“龍”的形象來源,可以有多種切入思路。龍圖騰的出現有其自身的融合演變過程,但它始終離不開黃河所塑造的歷史環境。

        從黃河入??诨乜?,天高地遠,齊魯大地莽莽蒼蒼,目力透過晨曦中的薄霧,思緒之筆可以勾畫出這樣一幅圖景:黃河從源頭舞來,在甘南草原猛然一擺,甩出驚天動地的第一個大拐彎,然后進入第二彎、第三彎?!皫住弊謴澥驱埖墓?,接著它揚鱗俯頸,穿越秦晉大峽谷,掃視雄偉華山,倏地轉身,進入“三門湖盆”,騰向中原大地,前后伸出來四爪四翼,所到之處覆蓋了中華文明的多維空間。歷史上黃河有過多次改道,讓我們付出了沉重代價,但同時也造就了大片的沃土和廣袤的平原。我想起毛主席面對黃河曾經說過的那句話,“你們可以藐視一切,但不能藐視黃河。藐視黃河,就等于藐視我們這個民族?!秉S河與我們的民族血肉一體,我們該怎樣敬畏黃河呢?

        我們是炎黃子孫,炎黃又是黃河一手拉扯大的。炎黃并不只是傳說,他們在黃河上下都留有足跡,只是記事文字系統發展相對滯后,史前“家譜”記載缺失,有一些只能借助“口述歷史”的形式流傳下來。這就比較好理解了,歐洲古史的重構,其實也借助過古希臘羅馬神話與新舊約的“描述”,然后在考古中漸漸證實。我們常講“信史”,講“孤證不立”,但也不可忘記古人“盡信書不如無書”的告誡。信與不信,要看事實和其中的歷史存在,因此,我們也會把希望寄托在擁有還原歷史事實手段的考古人身上。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正有序展開,認定了河南洛陽二里頭夏都遺址,上古三代遺址也在陸續浮現,黃帝文化的蹤影開始慢慢顯露?,F在,較大規模的靈寶西坡遺址在不斷地發掘研究,這里或有黃帝文化發展成型的最重要線索。

        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李安攝(新華社)

        在靈寶,我不僅看到了古秦函谷關和年代較近的函谷夾輔,還去了西坡遺址,看了鑄鼎原上的黃帝陵冢。令人驚奇的是,西坡遺址發現了一座特大型房基,占地面積達到516平方米,四周圍以回廊,那分明是原始“宮殿區”的格局。鑄鼎原上的黃帝陵冢更令人震驚,陵前有一方遺存,是古代士子們參加科舉考試前祈愿黃帝保佑的地方。這方遺存建在遠古的祭祀坑上,地上建筑已不存,但無形中保護了黃帝時代以降的祭祀臺坑。較深的灰燼層里還出土了細石器時代精美的玉石璧和玉石鉞,玉石璧和玉石鉞是那個時代的首領權力象征,也是專用的禮器。

        眼前的一切都會引起盤旋不斷的思緒。在我,最要緊的聯想是這樣兩點:一與遍布中原和大河上下黃帝傳說中的蹤跡有關,黃帝的活動曲線和定點軌跡究竟是怎樣一條弧線?二與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關聯,看似扯不上邊,但有沒有另外的釋讀思路?

        先說第一點。黃帝的傳說很廣泛,北起燕山南到中原的新鄭和河洛一線,西起鄂爾多斯臺地東到古黃河下游,舉凡黃河幾個大拐彎的上下兩側,皆可望得見他遠去的歷史身影。這是什么緣由造成的?在文化地標的“爭奪”和祖源認定上,雖眾口一詞卻各有各的“方言”。在共同文化體系的研究中,似乎也各有各的故事場景,這又是怎么一回事?比如,桑干河畔有過黃帝戰蚩尤的上古戰場,從北京平谷到河北遷安長城一線,也有黃帝文化的明顯印記。陜北的神木為什么叫神木,其境內高家堡鎮的石峁遺址,與南邊的橋山黃帝陵有什么樣的聯系?黃帝之都在河南新鄭,但黃帝鑄鼎的故事為什么發生在秦嶺腳下的河南靈寶?黃帝采秦嶺首山之銅,在臨近的荊山下鑄鼎,在《史記·封禪書》里已有明論?!白x萬卷書行萬里路”的司馬遷,畢竟早于我們兩千多年,他的記錄更可信。鑄鼎原現存一通唐貞元十七年(公元801年)刻立的《軒轅黃帝鑄鼎原碑銘序》石碑,也記載了黃帝鑄鼎之事。西坡遺址像是散落在大河上下的珍珠,到處都在閃光,被列為“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六大遺址之一。但黃帝的活動蹤跡也要有合理解釋,那么串起黃帝文化的鏈條是什么呢?

        黃河,唯有黃河,能夠串起這個鏈條。黃河養育了黃帝文化,也給了文化傳播的相對半徑。具有歷史文化意味的是,中國北方古民族部族,無論前后名稱怎么變化,大多認同黃帝是他們的祖先和共主。即便到了“夏”,其名號也是后來所謂匈奴、鮮卑、氐、羌逐鹿中原時,不約而同舉起的旗幟,并由此演化出華夏文化和諸夏文化的某些區分和文化聯系。因此可以這樣去看,黃帝文化輻射的縱軸在黃河的南北河道上,橫軸則在黃河的幾個大拐彎里,黃河“幾”字彎柔軟的腹部和衣袍下,有著黃帝文化發育的大小搖籃,其所形成的巨大的黃河文明放射覆蓋圈,明晰地顯示了中華上古文明形成的坐標系統。

        把看似散在的點連接起來,空間不是問題,黃河特有的彎曲本身就有巨大的通透性、播散性和旋轉性。對于上古時代的鐵腳勇士們,時間也不是問題?;蛘哒f,早期的黃帝部落聯盟更多具有游獵色彩,黃帝部落與炎帝部落融合之后,全面轉型為更穩定的農業生存模式,大型的居民聚集點出現了,也就出現了黃帝在荊山鑄鼎的一幕。到了新鄭,黃帝文化怕已進入了鼎盛期,而黃帝陵的橋山是他和他們的起始點。

        西坡遺址離黃河很近,但也有一定的防洪安全距離。由于氣候周期的變化因素,古人的聚集點都設在有溪流的高地上,鑄鼎原正對著首山和荊山,鑄鼎而立“宮室”的條件都具備。令人多思的是,黃河從第四個大拐彎流來,后來出現了風陵渡、大禹渡、豆津渡和茅津渡,一直到三門峽的四個大渡口。其中大禹渡通向山西芮城(古芮國),向北就是汾河灣里的“堯都”陶寺遺址。前后的文化承繼線很連貫,西坡四圍顯在的仰韶文化遺址密集,也是順理成章之事。

        黃帝文化與三星堆文化有何干系?說來話不短,肯定有曲折。這個聯系,在黃帝文化軌跡沒有明確定論之前,原本不該隨意提起,無奈三星堆的最新考古成果把原來的謎擴大為更大的謎,其中不乏外星人的猜測,也有“文化西來說”的影子在隱隱約約地晃動。

        四川廣漢市三星堆博物館的青銅面具。沈伯韓攝(新華社)

        西方一位學者在美國趣味科學網站發表題為《誰建造了埃及金字塔?》一文,斷然排除了從外星人到亞特蘭蒂斯人甚至猶太奴隸的多種假設,因為這些說法都沒有考古證據支持??脊抛C據和埃及古物學家支持的結論,是金字塔為古埃及正常民工建造。那么,我們對三星堆前后發現成果的解釋,自然也不能隨意。

        聽似為謎的謎不外有幾個點:一是金人(銅人)的鑄造與商代銅器文化的傳統形制和用途不符,甚至懷疑是誰隱瞞了對它們測定的準確年代;二是銅人的形象、臉譜面具乃至高些的鼻梁和闊嘴,被質疑不是東亞人種的形象;三是象征王權的包金權杖也不對路;四是這么貴重的物品,為什么再二再三地焚毀于祭祀坑內。對于有古文獻記錄的銅建木樹和建木樹上的“金鳥”,以及《華陽國志》中的“縱目人”,倒不是很在意,但恰恰是這些出土文物,與中國古文獻有高度一致性,誰也不能視而不見。

        銅人的鼻與面具上的嘴形,大約是不能成為論據的。且不說鑄形會有藝術夸張,中國古代的各民族部族臉譜的嘴型比它們還要闊大,那鼻梁再高,也應歸為鼻翼較寬的“蒜頭鼻”。銅人的規模出現,倒有必要探究,因為從春秋時代孔子發聲的“始作俑者,其無后乎”,就暗示了祭祀儀式要不要有人形的寫實,是有過爭論的。雖然商祭器、禮器上的饕餮之類的變形人形,被歸入了例外,但還是擋不住后來秦始皇真人大小的兵馬俑成排列隊地出現。中國的銅資源分布不均衡,鑄錢還不充裕,所謂賜金百斤,乃是賜銅百斤,但從更接近于蜀中古文化的秦人來說,鑄銅人、鑄銅鐻、鑄銅鐘乃至翁仲,似乎也是成俗的。漢代的劉歆在其《西京札記》里,就有咸陽宮有銅人十二、座高三尺的記載,《史記·秦始皇本紀》里也有秦始皇銷天下兵器鑄金人十二,各重千石的明確記錄。史記的有關索隱進一步點出時間和理由,說是始皇“二十六年有長人見于臨洮,故銷兵器,鑄而象之”,說那“長人”長三丈或五丈,也是十二個。這么高的身量幾乎不可能,但洮河的上游聯結著走向蜀中廣漢的通道,秦的發育處也在臨洮隴南一線,文化習俗有相近之處。銅人后來哪里去了?有文獻指向了董卓,他廢棄五銖錢,將十個銅人毀壞后鑄了小錢,剩下的兩個銅人也因波折被毀掉了。也有一說是秦始皇帶到了自己的陵墓里。無論怎么說,鑄大銅人是秦蜀共有的行為,只不過動機和用途不相同。各個方國的祭祀儀式總有自己的習慣方式,并不能由此得出外來的結論,而且由何處外來,誰也沒有拿出實例。

        面具就更不奇怪了。臨洮南部和渭源的鄉間,每年要舉辦一種“拉扎節”?!袄潯惫欧Q“番儺”,是為了敬奉自然神,這是多民族鑄造的古代民間文化的活化石。儺戲并非南方地區特有,在秦晉大峽谷的黃河邊也見到過。漢族有儺戲,北方少數民族中也有,儺戲臉譜是“硬臉譜”,一般用木頭雕刻彩繪,套在臉上就可以演戲。北方的一些大劇種,包括京劇、秦腔的勾臉和臉譜,其實是一種“軟臉譜”。三星堆的先民們用青銅面具和金面,也是特征而已。至于“權杖”,一般是游牧方國的權力體現,這同猶太人的摩西形象沒有什么兩樣。

        匈奴也有銅人祭天的傳統?!妒酚洝ば倥袀鳌分杏羞@樣一句話:“漢使驃騎將軍去病將萬騎出隴西,過焉支山千馀里,擊匈奴,得胡首虜萬八千馀級,破得休屠王祭天金人”。匈奴,特別是南匈奴是中華古民族的一部分,他們從來以黃帝文化為正朔,也經常舉起夏的旗號進入中原。因此三星堆出現的銅人與此有沒有關系,似可研究,并不一定要歸之于迷離撲朔的外部來源。倒是這么貴重的物品,為什么再二再三地要焚毀于祭祀坑內,我在黃帝鑄鼎原的祭祀坑前,從焚燒的玉石璧和玉石斧鉞上得到了一些答案。那時沒有紙張,也不一定會焚香,要表達對先王的尊敬,最好的辦法是將他們用過的祭器和神器一道殯天。從王公到民間,這種模式影響久遠。

        在河南濟源拍攝的“黃河三峽”景色。郝源攝(新華社)

        這樣說,倒不是看低三星堆的文化含量。三星堆文化的特異性,確實使人驚奇,也的確反映了中華文明表現形式的多樣性,也再次證實考古學家蘇秉琦先生“滿天星斗說”宏觀文化論斷中的睿智。但也要斗膽補一句,在滿天星空里,終會有一個質量和吸引凝聚力的超強星星在。

        怎樣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治黃人張金良這樣說
        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孕育了中華文明。自古以來,黃河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安全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黃河保護和治理是事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永續發展的千秋大計。
        中國黃河源頭:7.4級強震后的緊急救援
        瑪多,藏語意為“黃河源頭”,地處青海省南部、果洛藏族自治州西北部?,敹嗫h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青海省海拔最高、人口最少的縣。全縣總面積2.53萬平方公里,人口不足2萬人。
        2021內蒙古黃河幾字彎生態文化旅游季將于6月開啟
        5月20日,“暢游幾字彎·感悟黃河魂”2021內蒙古黃河幾字彎生態文化旅游季新聞發布會在京舉行。發布會現場,對“黃河幾字彎生態文化旅游季活動”方案及黃河幾字彎內蒙古沿黃旅游大環線進行了發布,內蒙古沿黃7個盟市簽署了《內蒙古沿黃河七盟市生態文化旅游合作協議》。
        相關部委
        水利部 黃委會 文化和旅游部 自然資源部 生態環境部 農業農村部 國家發改委 國家林草局 國家文物局
        流域省區
        山東 河南 陜西 山西 內蒙古 寧夏 甘肅 四川 青海
        研究機構
        中國科學院 中國工程院 中國農業科學院 中國社會科學院 中國地質科學院 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 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 中華文化遺產研究院 黃河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日韩亚洲AV人人夜夜澡人人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