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kfpqc"><pre id="kfpqc"></pre></span>
  1. <button id="kfpqc"></button>

    <th id="kfpqc"><pre id="kfpqc"></pre></th>
    <nav id="kfpqc"><center id="kfpqc"><video id="kfpqc"></video></center></nav>
      1. 站內搜索

        黃河大改道,給山東帶來怎樣的影響?

        發布時間:2020-11-27 11:02:05 | 來源:大眾日報 | 作者:周學澤 | 責任編輯:李培剛

        伴隨著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也增加了人們對黃河這條河流本身的關注。

        李白《將進酒》曰: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這句詩,一言黃河水的發源地之高,二說黃河水最終流向了大海。

        地理考察表明,黃河源頭在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北麓的約古宗列盆地,這個發源地是明確的;黃河的入??谌缃袷巧綎|,但在歷史上,入??诓还潭?,南北搖擺的幅度很大,最北從今天的天津、河北一帶入渤海,最南從今天的江蘇北部入黃海。

        中國人和黃河的關系久遠。我國最早的歷史地理名著之一《尚書·禹貢》里記載:導河積石,這里所說的“河”就是指現在的黃河。學者王國維在《古史新證》中認為《禹貢》為周初人所作,那么這個記載距今也有3000年了。

        人類文明的孕育離不開大江大河。正如埃及尼羅河定期泛濫,給河谷披上厚厚的淤泥,孕育出發達的農業文明,黃河是中國人的母親河,但也有桀驁不馴的一面,黃河河道的搖擺不定,隨之帶來的是中國人利用黃河、改造黃河、與大自然斗爭的宏偉經歷。

        六次大改道,三次從山東入海

        冬日的黃河水,遠望如明亮的綢帶,縈繞在濟南城北。和夏秋汛期相比,黃河水溫順了不少,河床只有洪峰期的一半,岸邊曲曲折折的沙土線說明了曾經的水位之高。

        平靜的黃河水面下50多米,“萬里黃河第一隧”正在緊張施工。10月30日,濟南市天橋區濼口黃河浮橋渡口旁的“泰山號”盾構機刀盤破土而出,濟南黃河隧道工程東線隧道貫通,這是人類交通史上首次下穿地上“懸河”。

        11月24日,中鐵十四局集團下屬電氣化公司濟南穿黃隧道書記兼總工程師馮立功接受記者采訪說:東線隧道完成之后,西線隧道將于12月或明年1月貫通,我們正在加緊進行機電設備安裝,預計明年10月份將建成通車。

        根據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建設要求,濟南“攜河北跨”,從“大明湖時代”邁向“黃河時代”,最終將呈現“十二橋一隧”格局;“黃河第一隧”建成后,汽車在上、地鐵在下,將同步穿黃。

        濟南“攜河北跨”是不得已。黃河1855年(清朝咸豐五年)改道后,黃河和南山之間一眼望穿,這也就是今天濟南中心城區南北方向城建空間只有12公里的原因。

        清初學者胡渭在《禹貢錐指》中提出黃河有“五大徙”,算上1855年銅瓦廂決口改道,共“六大徙”。1959年,黃河水利委員會統計,黃河決口泛濫總計有1500余次,較大的改道有26次,影響巨大的改道有6次,所涉地區有河南、河北、山東、安徽、江蘇五省。

        這“六大徙”在山東境內的概況如下:第一次,周定王五年(公元前602年),黃河下游東遷。舊道由河南滑縣(以下均為今地名)至河北巨鹿,東北向入海。新道由滑縣決口東流,至濮陽折向東北,經冠縣、茌平北境、平原去河北省,在舊道之南入渤海。

        第二次,王莽始建國三年(公元11年),黃河又東遷。由河南濮陽經莘縣、聊城、茌平、高唐、商河、惠民、利津北去河北省入渤海。

        第三次,宋仁宗慶歷八年(1048年)黃河在濮陽附近決口,由河北大名入衛河,經冠縣、高唐、平原、寧津、樂陵、無棣、陽信北去入渤海。

        第四次,金章宗明昌五年,即宋光宗紹熙五年(1194年),黃河在河南原陽決口,由封丘東經東明、菏澤,在梁山、東平一帶分為南北兩派,北派經東阿、平陰、長清、濟南、濟陽、利津北上入渤海,南派經嘉祥、魚臺到江蘇經淮河入黃海。

        第五次,明孝宗弘治七年(1494年),黃河自河南開封東去。經曹縣、單縣去江蘇、在淤黃河口入黃海。

        第六次,清咸豐五年(1855年),黃河遷為今河道、自河南經東明、東阿、平陰、長清、濟南、濟陽、濱州、利津、墾利入渤海。(下圖為黃河第六次改道)

        咸豐五年(1855年),黃河決銅瓦廂,分三支穿張秋運河,經小鹽河流入大清河,由利津入海。黃河由此結束了700多年的由淮入海歷史,開始東流由渤海灣入海,也便是今天的黃河了。

        細研黃河六次大改道可以發現:第一次大改道,黃河緊貼太行山東邊,然后斜向東北入海,只擦了山東西北一邊;第五次經由江蘇入海,也只擦了山東西南一邊;和山東關系深厚的改道是第二次、第三次和第四次,其中第三次(北宋)、第四次(東漢)、第六次(清朝咸豐年間)改道都是從山東入渤海。

        黃河易改道的原因

        新中國建立以來,因為生產力水平提高等原因,黃河歲歲安瀾,但在過去2500多年的歷史上,黃河“三年兩決口,百年一改道”,“善淤,善決,善徙”成為其水文特征。

        黃河在歷史上容易改道,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王青認為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黃河出三門峽之后,進入平原地區,正對以泰山為最高峰的泰沂山系阻擋,黃河無路可走,只能南北搖擺入海。二是黃河含沙量高,進入平原地區之后,流速減慢,河沙沉積,當河道淤墊抬高之后,河水只能從旁外溢。

        歷史資料表明,黃河在1841、1842、1843、1851年發生了4次大潰決。4次大潰決中,除1843年洪水被認為有歷史調查以來的最大洪水外,下游河道淤墊是主要原因。

        王青表示:因為泰山從山東中部凸起,阻擋了黃河水,這使山東整體比較宜居,否則今天山東很多地方就像黃河入??谝粯?,地貌主題將是灘涂和草地,不適宜住人。

        除了上述兩個原因,黃河易改道還有一些其他原因——

        黃河流域大部分地區的氣候比較干燥,全年降雨量的70%集中在夏、秋兩季,容易造成山洪爆發,河流猛漲。

        黃河高原是黃河泥沙的大本營。陜、晉兩省黃河峽谷兩岸約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是黃河粗沙的主要出產地。

        黃河中游地區的植被不斷遭到破壞。戰國以前,山陜原始植被良好,黃河下游的決堤比較少。漢武帝時,徙民戍邊,山陜峽谷和涇渭北洛河上游地區的人口迅速猛增。中唐以后,過去半農半牧地區迅速發展為農業區,水土流失日益嚴重,溝壑不斷蔓延。

        最后,人為影響。南宋建炎二年(1128年),為抵御金兵南下,東京守將杜充在滑州人為決開黃河堤防,造成黃河改道,向東南分由泗水和濟水入黃海。1855年前,黃河主要是在南面擺動,雖時有北沖,但均被人力強行逼堵南流。黃河在開封、蘭考、商丘、碭山、徐州、宿遷、淮陰一線,即今之明清故道,行水達300年。

        最近一次人為泛濫是抗日戰爭時期。1938年,為阻止日軍西侵,蔣介石命令扒開鄭州花園口黃河大堤,造成洪水以阻隔日軍。全河又向南流,沿賈魯河、潁河、渦河入淮河。直到1947年堵復花園口后,黃河才回歸北道,自山東墾利縣入渤海。

        黃河改道的影響

        今年4月,歷經一個多月的小清河防洪綜合治理工程考古調查項目結束,此次調查、勘探工作共登記43處文物點。五六月份,山東省文物局組織驗收,專家們在發掘現場看到了黃河橫奪小清河的淤積土,層層疊疊,令專家們感到震驚。這說明,1855年黃河第六次改道之后,河道仍是不固定的,存在潰決、泛濫的情況。

        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王青通過在黃河周邊的考古發掘認為,黃河一直是一條利弊同在的河流。一方面,黃河水和黃河沖積形成的黃淮海平原,是我國重要的農業區;另一方面,黃河泛濫對農業和手工業等的破壞性較大,山東地處下游,受到的影響尤甚??脊虐l現,明清時期遺留在山東沾化、無棣、廣饒、高青等地的一些鹽場,有被黃河水淹沒的痕跡。在黃河中下游的不少區域,還存在遺址空白區,這也與黃河水泛濫有關。

        黃河改道,也影響了人們的生活方式。北方的黃河故道地區,河北、河南、山東、安徽、江蘇都有以堌堆二字為后綴命名的村莊集鎮地名。在山東的菏澤到聊城的大范圍地勢低洼地區,至今存在大量的堌堆文化遺址,其中僅菏澤堌堆文化遺址就近500處,保存完好的有150處之多。

        在古代,黃河沒有堤防,漫無邊際滾動,為了在這易于耕作但低洼的地區生存下來,人們將居住地增高,這樣就可以避免洪水侵襲。千百年來,一次次洪水,一次次增高,漸漸形成了這些高達數米、形若山丘的“堌堆”。

        2014年7月,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山東首次對菏澤堌堆文化進行大規模發掘。通過考古,一幅幅3000—5000年前當地先民的生活圖畫徐徐展開。古人利用平原上一處處天然形成的堌堆,在上面搭建房子,建造窯場制作工具,生生不息。

        黃河改道,深刻影響了黃河流域城市發展和建設。金元之后,黃河改道逼近開封,滔滔的黃河水一次又一次地將北宋東京城連同昔日的鉛華淤沒殆盡,東京城最終被掩埋于地下。今天,黃河水一方面是沿河城市的飲用水源、景觀用水,一方面也對城市空間拓展造成影響。1855年黃河改道之后,濟南和黃河的距離迎來“最近接觸”,濟南向北發展受限,長期只能向東拓展,如果沒有現代橋隧技術,幾無破解之法。河南省會鄭州也是如此,受制于黃河阻礙,北跨黃河困難,只能向東大力發展“鄭東新區”。

        在物理學上,作用力有多大,反作用力就有多大。黃河泛濫,給先民造成生產生活困難的同時,也塑造出中國人自強不息、愈挫愈勇的品性,孕育出追求天人合一、社會大同的黃河文化。正是在治水的過程中,我國誕生了第一個能夠控制黃河中下游的國家政權——夏王朝。學者考古發現,上古時期中原國家政權與霸主的交替大多與黃河中下游各勢力集團的爭斗有關。河南和山東的龍山文化有地區性的區別,但中游地區在文化上明顯受到下游文化的影響,這表明這一時期兩地之間存在著密切的聯系。這個聯系的紐帶就是黃河,為了防洪和灌溉,兩地的部落必須以聯姻等方式互相依靠。

        因此,從大的方面來講,黃河潰決、改道,使中華先民較早地有了“統一”意識。畢竟,治理黃河水患是一項全流域的系統工程,單靠個體、局部的的力量完不成抵御洪水災害的重任,為保障基本的生存發展權益,上下游需要團結和協調一致,這客觀上增強了向心力,產生“天下一統”的訴求。

        我國水利專家周志德曾撰文說:中國春秋時代約有170個國家,進入戰國時代,已經合并為7國了。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中國。自此歷經兩千余年,中國始終保持統一的狀態。促成中國統一的因素,除了社會人文原因,自然地理因素也很重要,黃河洪水大,泥沙多,河道淤積嚴重,造成堤防潰決,洪水泛濫,淹沒大片土地,帶來大量生命與財產的損失,這就直接或間接地產生了統一的訴求,既能動員所有的資源,又能指揮有關的群眾,才可以在黃河經常的威脅之下,給予應有的安全。

        (大眾日報客戶端記者周學澤報道)

        芭蕾舞劇《灰姑娘》舞動黃河之濱
        一個動人的故事足以溫暖整個冬天。11月26日、27日晚8點,由甘肅省文化和旅游廳、蘭州市文化和旅游局主辦,蘭州大劇院承辦,國際知名“芭蕾大師”、蘭州芭蕾舞團藝術總監蔣齊與蘭州芭蕾舞團攜芭蕾舞劇《灰姑娘》驚艷亮相蘭州音樂廳。
        黃河大改道,給山東帶來怎樣的影響?
        李白《將進酒》曰: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這句詩,一言黃河水的發源地之高,二說黃河水最終流向了大海。
        推進黃河文化遺產系統保護和整體利用
        2019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鄭州主持召開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時強調,要推進黃河文化遺產的系統保護,守好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
        相關部委
        水利部 黃委會 文化和旅游部 自然資源部 生態環境部 農業農村部 國家發改委 國家林草局 國家文物局
        流域省區
        山東 河南 陜西 山西 內蒙古 寧夏 甘肅 四川 青海
        研究機構
        中國科學院 中國工程院 中國農業科學院 中國社會科學院 中國地質科學院 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 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 中華文化遺產研究院 黃河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日韩亚洲AV人人夜夜澡人人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