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kfpqc"><pre id="kfpqc"></pre></span>
  1. <button id="kfpqc"></button>

    <th id="kfpqc"><pre id="kfpqc"></pre></th>
    <nav id="kfpqc"><center id="kfpqc"><video id="kfpqc"></video></center></nav>
      1. 站內搜索

        跨越80余年傳唱至今的《黃河大合唱》誕生記

        發布時間:2020-07-29 10:55:54

        “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黃河在咆哮……萬山叢中抗日英雄真不少,青紗帳里游擊健兒逞英豪!” 1939年,《黃河大合唱》在延安誕生,跨越80余年傳唱至今,公眾最熟悉的是它的第七樂章《保衛黃河》。

        緣起,詞、曲作家的相識

        1931年9月18日,東北淪陷,1937年7月29日,北平淪陷,1937年11月12日,上海淪陷,1937年12月13日,南京淪陷,七七事變后,僅半年時間,整合華北、華東,在日軍鐵蹄蹂躪之下,1938年,一批文化界人士會聚武漢,一大批救亡歌曲涌現于波濤滾滾的長江兩岸,“五月的鮮花,開遍了原野……敵人的鐵蹄,已越過了長城,中原大地依然歌舞升平,‘親善睦鄰’和卑污的投降,忘掉了國家更忘掉了我們……”一位22的青年,用悲憤的詞句警醒全國同胞,不要忘記已經淪陷多年的國土,這首歌名叫《五月的鮮花》,它的詞作者正是日后寫出《黃河大合唱》詩篇的光未然。

        光未然

        光未然是張光年的筆名,1925年,十三歲的光未然在湖北老家,隨進步青年參加革命,十五歲成為中共正式黨員,二十歲時,進入武昌中華大學中文系學習,創辦學生劇團,組織抗日救亡演劇活動,撰寫救亡文章。1936年,為躲避國民黨憲兵的追捕,光未然轉移到上海開展工作。在上海一次群眾集會上,光未然第一次遇見了冼星海,當時,冼星海正在組織群眾學唱《五月的鮮花》。

        冼星海

        1937年,冼星海三十二歲,比光未然大八歲,這位出身貧寒,僅靠者母親幫傭養大的男孩,從小對音樂有著異稟天賦,一步步實現了音樂的夢想,來到了當時世界上著名的巴黎音樂學院作曲班。1935年年底,冼星海結束了在法國五年的求學生涯回到了上海,這位頭頂著巴黎音樂學院學生光環的音樂家,在上海這個十里洋場,沒有忘記自己過往的人生中,大部分時間都掙扎在饑餓與顛沛流亡中,他敏感地體察著勞苦大眾的呻吟,從而選擇了他的藝術創作之路——探索和創造具有中國民族特色的大眾音樂,“槍口對外,齊步前進……維護中華民族,永做自由人!”1935年,回國不久的冼星海就和詩人塞克合作,創作了這首《救國軍歌》,一年后,“西安事變”爆發,這首歌唱出了示威游行群眾的心聲。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后,冼星海參加了“上海話劇界救亡協會”,他們從上海出發,前往武漢,沿途隨時為群眾教唱救亡歌曲,回國兩年又和母親分開的冼星海寫了一封信:“我是一個音樂工作者,我愿意擔起音樂在抗戰中偉大的任務,希望把洪亮的歌聲震動那被壓迫的民族,慰藉那負傷的英勇戰士,團結起那一刻苦難的人們?!?/p>

        抵達武漢后的冼星海很快和光未然重逢,他們共同在國共合作下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三廳”共事,這里實際上已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宣傳抗戰救亡的文化中心。在救亡運動中成為骨干的冼星海被邀請擔任音樂科科長,他說:“我們要利用救亡音樂像一件銳利的武器一樣,在斗爭中完成民族解放的偉大任務?!辟呛K降牡胤?,救亡歌聲就到了,而且唱得比什么地方都響。1939年,冼星海和光未然在延安再度相會,碰撞出一部曠世經典。

        奔赴,涌現出靈感

        1935年,二十二歲的光未然在武漢組織了宣傳抗日救亡的“拓荒劇團”,“武漢會戰”爆發后,他們被派往各大戰區到前線慰勞戰士,到敵后宣傳抗戰,這群平均年齡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組成了”抗敵演劇三隊“,日后,正是和這支年輕隊伍一道,轉戰抗日烽火的前線、敵后,兩渡黃河的經歷,激發光未然寫出了《黃河大合唱》詩篇。

        1938年9月,“演劇三隊“離開武漢,途徑西安,輾轉前往山西的第二戰區,1938年的冬天,光未然率領”演劇三隊“來到山陜交界處黃河岸邊的古渡口圪針灘,演劇隊準備從這里東渡黃河,黃河對岸正是抗日烽火燃燒的第二戰區?!毖輨∪牎瓣爢T,后來擔任《黃河大合唱》首演時指揮的鄔析零,日后撰文,記錄了當年這次東渡黃河的驚險場面:”40來個打著赤膊,膚色棕黃發亮的青壯年,撲通撲通跳進水里,把渡船推向河水深處,船頭高處立著一位60來歲的白胡子老人,十來分鐘后,渡船已行近大河中央的危險地帶,浪花洶涌地撲進船來,那位白胡子老人直起了脖子,喊出一陣悠長而高亢!嘹亮得像警報似的聲音……”

        當過了危險地區后,水面漸漸平坦,水勢慢慢舒緩,號子聲音平息,這時候,”演劇三隊“的隊員們終于清晰地望到了東岸灘地,才終于感受到了戰勝巨險之后的安適寧靜。登上小船。登上小船窩岸灘,迎接三隊的卡車還未來到,他們便在波濤滾滾的黃河邊,談論著流傳的抗日救亡歌曲,交談著歌曲創作的體裁形式。

        就在他們東渡黃河渡口,上游大約三公里處,虎口瀑布正在奔騰。

        渡黃河之前,隊員們在圪針灘渡口,留下了這張合影

        延安,中國西北一座偏僻的小城,曾經的中共中央所在地,抗戰期間,這里也是由紅軍和抗日游擊力量改編的八路軍、新四軍的總指揮部?!?938年,中國共產黨為培養抗戰文藝干部和文藝工作者,創辦了一所綜合性文學藝術學?!斞杆囆g文學院,這年冬天,冼星海攜新婚妻子錢韻玲來到延安,就任魯藝音樂系主任一職。距離延安以東,大約一百公里左右的黃河對岸,光未然率領”演劇三隊“轉戰陜西二戰區,沿途目睹我軍戰士在黃河以東、以北,在萬山叢中,在青紗帳里,過大江大河,四面八方正卷起保衛家國、保衛黃河的巨浪。

        重逢,碰撞出經典

        在一次行軍中,光未然墜馬折臂,就近送延安醫治。光未然與冼星海再次重逢了,他們準備再度合作。詩人胸中已經激蕩著黃河奔騰的浪濤,僅僅五天時間,長達四百多行的《黃河大合唱》恢弘巨篇歌詞,從光未然筆尖流淌問世,這首歌詞長詩原名《黃河吟》,八個樂章共同描繪了一章壯闊的畫面。一天夜晚,在月光映照下,窯洞里,冼星海與三隊隊員共同聆聽了這首歌詞的朗誦,正是在這次朗誦會上,詩人和作曲家碰撞出創作的火花。當聽完最后一句,“向著全世界勞動的人民發出戰斗的警號“,全窯洞一片安靜。

        冼星海拿走了《黃河大合唱》的歌詞,躲進了在“魯藝”山坡上的小窯洞。六天時間里,冼星海完成了《黃河大合唱》的譜曲。

        冼星海的女兒冼妮娜曾回憶:“聽母親講,六天六夜,父親創作始終處于亢奮狀態。他手握拳頭一邊唱一邊寫,不知不覺寫出了60多頁手稿,桌上堆成一個小山。創作達到忘我之境時,父親竟情不自禁地把手中的煙斗敲斷了。他把毛筆桿插在煙斗上,長長的煙斗就這樣伴隨著他繼續創作?!?/p>

        在鄔析零的印象中,冼星海的譜曲過程并不簡單,足有20天。鄔析零回憶,1939年3月12日,他受邀到冼星海家,向冼星海介紹抗敵演劇三隊的渡河實況、壺口壯景和呂梁山根據地的戰斗情況,至少4個小時以上。冼星海要他不厭其詳地描繪。他邊哼邊解釋,冼星海一時“忽然好像有所感悟,調過頭去,拿起鉛筆刷刷地在紙上記下好幾個動機音型”。

        3月 31日,當鄔析零從冼星海手中拿到手工裝訂成冊的曲譜,那是用白粉蓮紙抄寫的,字跡清晰秀麗,通篇一字不涂,每個字都在規定的位置上。在那間小土窯里,搖曳著微弱小火苗的菜油燈下,一次詩和樂的完美結合誕生了一部不朽的經典之作。

        4月 13日晚,在延安最大的禮堂陜北公學禮堂內,第一次演出了《黃河大合唱》。光未然親自登臺朗誦了《黃河之水天上來》。

        前中國音樂家協會主席的的著名作曲家李煥之,在回憶當年在延安演出《黃河大合唱》時,有這樣一段生動的描述:在物質條件極缺乏的邊區,要組成一個完備的樂隊是談不上的,當時有什么樂器都盡可能地用上……沒有低音樂器,就自己動手制作。你看那樂隊的右角,立著一具新的“武器”,那是用汽油鐵桶改造的低音胡琴,它發出了雄渾且帶有金屬共鳴的聲音,歌唱黃河的宏偉氣概;你再看在這具新式“武器”的側面,又是一具新型“武器”,它是一個大號的搪瓷缸子,里面擺了十幾二十把吃飯用的勺子。當“黃河船夫曲”的朗誦“那么你聽吧!”一完,指揮者的手臂一揮,這具新式打擊樂器就發出“嘩啦嘩啦”之聲,與管弦、鑼鼓齊鳴,配合著合唱隊的“咳喲,劃喲!”,烘托出萬馬奔騰之勢。

        《黃河大合唱》一問世,就迅速在中國大地上傳唱,成為抗戰救亡的精神號角。

        《黃河大合唱》在今天

        2019年9月 《黃河大合唱》在美國紐約林肯中心演奏

        2015年8月26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了“我最喜愛的十大抗戰歌曲”網絡投票結果,《黃河大合唱》是入選的10首歌曲之一。2019年6月,《黃河大合唱》入選中宣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優秀歌曲100首”。

        多次策劃、排練、指揮《黃河大合唱》的李西林教授在采訪中說:《黃河大合唱》是中華民族的血和淚,書寫的是民族的愛、恨、情,歌唱的是母親河兩岸兒女的勤勞,是一部奮斗史以及祖祖輩輩生生不息的奮進頌歌……每次指揮這部巨著,我都會滿懷激情,熱血沸騰……至今這部作品的每個音符都時時在我心中涌動、翻騰……

        2019年4月13日,在《黃河大合唱》首演80周年紀念日,由陜西省委宣傳部、延安市委宣傳部等單位聯合主辦的“我和我的祖國——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暨紀念《黃河大合唱》首演80周年”系列活動在延安魯迅藝術學院舊址舉行。為了紀念《黃河大合唱》誕生80周年,來自世界各地《黃河大合唱》的愛好者共同組成了尋訪團,重走《黃河大合唱》的誕生之路。

        今天,黃河之水依舊奔騰不息,有人說,我們的血管里流的不是血液,而是黃河的水。毋庸置疑,《黃河大合唱》是我們音樂文化歷史進程中的一顆瑰寶,是一部宏大的民族音樂史詩,那些壯闊的歷史場景和磅礴的氣勢,都深深印在了我們的民族記憶里。

        參考資料

        1、王如意.《黃河大合唱》延安原版與其后諸版之研究[J].音樂創作,2019

        2、王瀝瀝.永遠的星海_永遠的”黃河”黃河大合唱創作80周年學術研討會回顧與思考[J].音樂創作,2019

        3、易丹.黃河大合唱我心中的民族魂李西林訪談[J].文化月刊,2019

        4、CCTV.《黃河大合唱80年》[EB/OL]. http://tv.cctv.com/2020/01/02/VIDERUwK5aaCIonXkZJeLK9b200102.shtml,2019

        “東亞藍寶石”衡水湖與黃河的不解之緣
        擁有75平方千米水域的衡水湖,是華北平原唯一保持沼澤、水域、灘涂、草甸、森林等完整濕地生態系統的自然保護區。她的面積相當于11個杭州西湖。在缺水嚴重的華北平原上,這煙波浩渺被稱作“東亞藍寶石”的衡水湖是怎樣形成的呢?
        渭南市大荔縣:盛夏來了 風景這邊獨好
        黃河奔流千年而不息,孕育了燦爛的華夏文明,流經之處,更為人們留下了寶貴的歷史遺存和文化故事。位于黃河“幾”字形最后一個彎上的渭南市大荔縣,盛夏的風景,別有一番魅力。
        山東濟南發現一處戰國時期古城遺址 距黃河4公里
        記者近日從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獲悉,考古工作人員在對濟南梁王遺址進行勘探發掘時,發現了一處戰國時期古城遺址,這處遺址是濟南城區迄今發現最早的古城遺址。
        相關部委
        水利部 黃委會 文化和旅游部 自然資源部 生態環境部 農業農村部 國家發改委 國家林草局 國家文物局
        流域省區
        山東 河南 陜西 山西 內蒙古 寧夏 甘肅 四川 青海
        研究機構
        中國科學院 中國工程院 中國農業科學院 中國社會科學院 中國地質科學院 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 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 中華文化遺產研究院 黃河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日韩亚洲AV人人夜夜澡人人爽